2009年1月12日 星期一

帝王之死__林芷鈺

《帝王之死》
作者:柏楊/著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03年12月01日

內容簡介:
  從黃帝時代到春秋時期,介紹了伊祁放勳(堯帝)、姚重華(舜帝)、姒相和後羿等歷史上命運最難看的二十七位帝王之死進行了大膽的解讀:堯是個平凡的老實人,沒有半點生活情趣;舜是個野心勃勃的陰謀家,殺害親眷,負天下之大孝盛名……。柏楊不稱其「尊號」,皆直呼其名,但在每位帝王之前都做了一個小檔案,包括時代、王朝、綽號、在位、遭遇等五項,內文則大量使用古史文獻,夾敘夾議,說得我們如見其人,而各種敗亡之因果,亦昭然若揭了。


心得:
  起初拿到這本書的時候,還以為是在講有關帝王離奇死亡的案例,但閱讀下來卻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以往我們念中國文學或是歷史,都會提到儒家所謂的仁君:堯舜禹湯,不管哪一位都是極力被讚揚稱頌的明君。堯的讓位,開啟了傳賢不傳子的禪讓美德,雖然在禹之後就停止了,但
這種無私的偉大精神,已被世人傳唱。但是,實情真的是如此嗎?
  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但因為無法讓所有人都發表自己的意見,所以我們選出一個領袖來替我們發聲,他做得不好,我們就有權力推翻他,選出一個更適合的,這是現代民主社會的運作方式。我們很難想像,以前的君主是「天子」,他要什麼有什麼,就算要人把天上的星星給摘下來這種不可能的事也要達成。那麼,為什麼還會產生這種偉大的禪讓政策呢?拿現在的官員來說,八不得死賴在位子上不動,根本不可能主動讓位給一個與自己毫無關連的陌生人。所以人們開始感嘆人心不古,感嘆生不逢時,無法活在那美好的大同世界下,於是開始憎恨現在的政治,整天說著政治好黑暗,所以他不聽不聞不看,把自己置之事外。
  學過民主政治的人都一定聽過這句話:絕對權力絕對腐化。要求政治沒有紛爭,政客無私地全為人民著想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這麼說來其實有些無奈,難道政治就是這麼黑暗嗎?難道我們不能找到像堯舜禹湯那樣賢明的君主?懷念過去不是一件壞事,但重點是,我們該認清現實。編撰史書的就是那些操控政治之人,歷史會騙人,我們不該全盤相信,同樣地,柏楊先生寫了這本書顛覆所有中國人幾千年以來的信仰,我們也不該一字不漏的接收。但,這本書最重要的地方在於,它給了我們一個轉捩點,要我們去看看歷史背後的真相,是否真如書中那般?
  從古至今,沒有一個人不貪戀權貴,如同心理學家Freud、Alder所說,追求快樂、追求權力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重點是,這種本我的慾望如何在現實社會中展現出來?柏楊先生說:堯的讓位,其實是時勢所造成的,現實環境逼得他不得不如此做,否則,他還真想賴著不走,但因為人民認為他是個賢明的君主,所以他不得不為之。同樣的情況,舜也是如此。說到舜,大家都知道他是個非常孝順的人,他的父親、後母、弟弟全都想盡辦法要殺他,但他還是不改他孝順的初衷。這則偉大的故事常令人感動不已,想要身體力行。但是,事情真有這麼簡單嗎?當知道家人對自己有殺意,誰還能夠每次都保持冷靜?而舜的每次脫困,都是因為附近「剛好」有斗笠、「剛好」有暗道,而見到自己妻子被兄弟所奪,還能夠若無其事的與弟弟和睦相處,這種人,真神也。從這邊就可以看出,其實在歷史故事背後,似乎總隱藏著一些蛛絲馬跡,但因為我們受的是填鴨式教育,從小太過熟悉這些故事,而長大之後又沒有機會讓我們重新省視這些不合理的地方。
  既然如此,那又是誰、為了什麼目的而掩蓋真相呢?仔細一想,我們所學到關於仁君的事蹟,幾乎都從儒家起頭。柏楊先生說:儒家為了激勵國君向善,所以把部分事實給隱藏了,創造出近乎完美的仁君形象。想想的確如此,雖然遠古時期沒有文字,只能以口說的方式流傳歷史,但堯舜似乎完美的看不到一絲人性。(擁有的是神性,但這裡又牽扯到並非各國的神都是完美的,像西方國家的神都帶有缺陷,如宙斯貪色,而不像中國的神似乎是零缺點)至於禹,似乎就與我們親近的多,傳賢不傳子的禪讓政治從他開始終結,但大家還是說他是仁君,為什麼呢?柏楊先生說:這是政治在作用。禹先生怕傳給自己的兒子啟會破壞他形象,所以捏造了一個聖賢之人益拒絕他的事實。這是真是假我們不得而知,但從這裡我們可以知道,原來大禹也是跟我們一樣的平凡人!
  那麼被封神演義描述的荒淫無道的商紂王,他的真面目又是如何?現代有許多不一樣的觀點出現,他們所持的平反論指出:先秦文獻對他的指責並不多,甚至許多文獻稱讚紂王聰穎勇武、才華橫溢,是難得的英主,但隨著時代的推進,各種各樣對他不利的指責越來越多。子貢也說過:「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認為紂王許多的罪過並未發生,是被後人所強加的。但是我們只要一提到暴虐的君王,腦中是不是會馬上浮現,秦始皇、商紂、夏桀,而忽略到他們所做的那些有貢獻的政績呢?
  柏楊先生說他這本書,目的是在還原歷史、傳播歷史知識,又兼有以古諷今、幽默、辛辣的雜文特質。他說在政治挂帥的環境下,我們不該讓中國史書成爲文字詐欺的大本營。要想讓中國現代化成功,第一步就是要砸碎政治挂帥的枷鎖,讓歷史說真話。現在的教育家,開始驚覺我們不該像以前那樣硬塞東西給孩子,否則我們永遠趕不上歐美國家。從現在開始,要讓孩子自主思考,別讓他們再被文字蒙蔽。其實從我們大學生開始補救已經有點晚了,像我在當家教時,常會遇到一些小朋友問天馬行空但卻似乎有些道理的問題,常讓我被問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這是在我以前念書的時候,從來沒想過的問題。雖然為時已晚,過了心理學上所說的學習的關鍵期,但我們還是不得不跳脫傳統的框架,因為我們自詡是二十一世紀的新新年輕人,就應該真的表現出符合該時代的特質!


作者簡介:
  柏楊(1920-2008),原名郭定生,後易名爲郭立邦、郭衣洞。出生於河南省開封,籍貫爲河南省輝縣。筆名來自中橫公路隧道附近臺灣原住民部落的原名諧音“古柏楊”。另一個筆名則是鄧克保,臺灣作家,中華民國總統府資政,被稱爲臺灣的魯迅。
  柏楊雖然有相當多的歷史著作,但是有些人認爲柏楊並非歷史學家(因爲他的歷史著作尚未達到人文科學考據的學術研究標準),而是個作家、思想家及歷史評論家。經歷過政治牢獄近10年的柏楊相當關注自由、人權與尊嚴議題,曾創立國際特赦組織臺灣分會且擔任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