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0日 星期三

沒有國家的人 張育鳳







沒有國家的人 A man without a country
馮內果 著/ 劉洪濤 等譯
麥田 出版/ 2007年
平裝 / 176頁 / 14*21 cm / 初版
ISBN 9789861732367






內容自評

12篇佔滿整頁篇幅的藍底手寫箴言,帶出12個簡短的章節,構成這一本輕薄短小的書。

爆炸的褲子
自從911之後,美國的安檢變得極度神經兮兮,一個穿戴整齊的人,為了要通過安檢,他必須要脫外套、領帶、皮帶、手錶、戒指、項鍊、甚至鞋襪,因為他們懷疑有人會穿上有爆炸物質的鞋類企圖炸掉飛機,或是在飾品上嵌入攻擊性金屬物質。馮內果於是提出讀者曾經問過的問題:「請問你能想像這樣的世界嗎?假使有個傢伙發明了可以爆炸的褲子,那我們的麻煩就大了。」當你在脫下鞋子的那一刻,你心中是否有種荒謬的感覺呢?
對我來說這世界的很多規定,讓每個人都因為有了秩序而有了歸屬和定位,但是,在「維持秩序和平衡」的光環之下,是不是每個規定都真的有所道理跟對錯?常常很多時候,我只不過是在遵守而已,沒有大腦的參與。我相信這樣的人不少,那所以這個地球是不是快爛掉了?等到外星人一來,「將軍!」不費吹灰之力。

生命的遺言
「這個美好的地球──我們本來可以拯救他,但我們太他媽的卑鄙懶惰了。」
「為了證明上帝存在
他所需的唯一證據
就是音樂」
「生命從不善待任何動物,即便是一隻老鼠也一樣。」
……………
馮內果在行文中多次提到生命終結的墓誌銘,隨著文字的走向,諸如上述的句子跳出來,是一種明明有著熱情又站在冷漠之中刺著生命的語調。即便這本藍色小書這樣輕薄短小,但其實蘊含著許許多多言論,是馮內果批判美國或甚至整個世界的漠然及愚蠢。這樣的黑色幽默不會讓人一笑置之,會讓人捏著把冷汗的笑著,如果我再繼續忽視著這些問題,感覺我就正對這個世界施暴,任憑這個世界……。

最後的咆哮
幽默是一種遠離殘酷生活,從而保護自己的方法。但到頭來,終究是太累了,現實太過殘酷,於是幽默再也起不了作用。到了最後,馮內果甚至哀傷的說,自己再也無法開玩笑了,因為那不再是種令人滿意的防禦機制。
其實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會有許多哀傷、憤怒、不平的事情,反正一定會經歷這些事情,馮內果用這些譬喻也只是寄望能帶給人類多一些歡笑,一些提醒,甚至是一些打擊,我只期許著自己不要漠視著許多荒謬的事情卻完全不理會,這樣子就夠了。多做一些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不要殺了地球還不知道自己也捅了它一刀。


作者簡介

馮內果(1922-)
  美國尚健在的為數不多的現代文學大師之一,黑色幽默派的代表人物,代表作有《第五號屠宰場》、《貓的搖籃》、《冠軍早餐》、《囚鳥》、《時震》等。曾在康乃爾大學就讀,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於美國航空部隊,戰後在芝加哥大學攻讀人類學,四○年代後期成為記者和作家。他著有十四本極受好評的小說和無數的短文和評論。1963年《貓的搖籃》出版時他被封為「真正的藝術家」,1968年《第五號屠宰場》一書的出版,更奠定了他在美國及世界文壇的地位。他慣有的黑色幽默、諷刺的筆調和豐富的想像力自1959年起就擄掠了全美國的注意,他確如英國作家格雷安.葛林(Graham Greene)公開推崇所言:馮內果是當代美國最好的作家之一。

譯者簡介

劉洪濤
  1962年生,陝西眉縣人,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研究所副教授。義大利特倫托大學、英國諾丁漢大學、劍橋大學訪問學者。著有《湖南鄉土文學與湘楚文化》、《〈邊城〉:牧歌與中國形象》、《沈從文小說新論》、《徐志摩與劍橋大學》、《荒原與拯救:現代主義語境中的勞倫斯小說》等,譯有《黑公主》(合譯)、《藝術有什麼用》(合譯),主編有《外國文學作品導讀》、《沈從文研究資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