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失竊的孩子_周小琪


書名::失竊的孩子 (The Stolen Child)

作者:凱斯‧唐納修 Keith Donohue

編/譯者:朋萱、朱孟勳

出版社:遠流

出版時間:2007-05-01
如果有人偷走你的人生,你要怎麼辦?
當我第一次看到這本《失竊的孩子》時,我立刻被他所寫的情節和故事設定吸引住了!本書以古老的妖精調換兒的傳說包裝整體的故事,讓兩個因為身份調換而生命重疊的個體,分別訴說起他們各自的故事。

這是一個年齡超過一世紀的妖精調換兒-古斯塔‧盎格蘭取代一個七歲的人類小男孩-亨利˙戴的人生故事,他們的人生彼此交換。妖精重新回到人類社會,成為亨利˙戴;而亨利˙戴則告別了文明世界,成為妖精的一員,名為A一袋。
故事以妖精和男孩的觀點交互進行,在這過程中,作者利用平鋪敘事方式和時空的技巧安排,吸引住讀者的目光。作者讓兩個生命互換的人交替述說各自的故事,在他們真正面對面之前,彼此重疊的經歷在各自的陳述中相差不多,使事件發生的真實性因彼此的驗證而更具可信度。《失竊的孩子》不只是奇幻,作者以真實世界日常生活來支撐整體書的架構,使得這本書變的更真實可信。

在《失竊的孩子》裡,重新回到人類社會的亨利˙戴,必須重新適應人類的生活,不時得讓身體跟上歲月的腳步,歷經人類世界必經的成長過程,或所謂的生命循環。求學、就業、戀愛、結婚、生子,這些可能也是我們成長後必經的歷程。而成長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往往比我們想像的大。在故事中,返回森林的A一袋,因為成為妖精,則必須永遠的停留在七歲的童年,當A一袋看見亨利˙戴所過的生活,他在故事中寫道:「我一點都不羨慕這個人類,只感受到一種壓抑的可憐。他變的這麼老,垂頭喪氣,沮喪寫滿在臉上。亨利拿走我的名字,拿走我應該要過的生活,卻讓這些從它的指尖溜走。住在那個世界真的很奇怪,要受時間限制,還要漠視自己的本性。」或許,當我們逐漸從孩子轉為成人時,過去的我見到現在的我,也許也會發出這樣的感嘆。

而同樣的A一袋也必須面對文明世界的威脅。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妖精調換兒的傳說已不被人類所重視和害怕,妖精的棲息地已逐漸被人類侵蝕併吞,妖精大哥布林已經逐漸的凋零。A一袋要面對的是怎麼對抗人類的侵害,以及雖然身體的年齡永遠停留在七歲的童年,但是心理的年齡卻隨時間成長的情形。
隨著生命的調換,成長的意義並不光是外表的變化,而是在他們現在的人生中,追尋自我的旅途中,尋找到真正自我,那才是真正的成長。亨利˙戴透過音樂引出交響曲的四個樂章-覺察、追尋、悲嘆、贖罪,來面對奪走A一袋的罪惡感,來達到救贖。A一袋則透過撰寫自己的故事,將過去做一個了結。雖然在故事的最後,A一袋說:「我沒有考慮把所有的事實都放進去。」不過,我想在故事的過程中,真實還是虛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彼此過著已經屬於他們的人生,至少他們一起面對了他們的過去,同時也迎接了將屬於他們的未來。

對於已經既定的事實,或許我們無力扭轉,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面對它。

《作者簡介》
凱斯.唐納修(Keith Donohue)

出生於一個愛爾蘭裔的美國家庭,是七個小孩的中間那個,從小就覺得自己可能是個偷換兒。
第一個工作是在National Endowment擔任主席的文書助理,長達八年,利用課餘取得文學博士學位,論文是關於愛爾蘭現代文學。
1974年立志以寫作為業,《失竊的孩子》是他的第一本書,他目前正在撰寫一本以美洲神話為背景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