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7日 星期五

吳繼文 學校沒教的事 -- 圖書館員為什麼要閱讀和推介圖書給其他人?

這是吳繼文先生為<越讀者>寫的代序。敘述他的幾個迷人、神奇的"越界"閱讀的經驗,如何從"我執"的閱讀堅持,不小心進到經歷生命的閱讀。 他描寫幾則傳奇的找書、閱讀和編書經驗,令我不禁深深體悟我們之所以能閱讀古代,從現代閱讀到古代,可以說是除了古代作者的作品留下來,還有很多用心的寫 作者,用功的紀錄敘述,才能將現代和古代時間接起來,透過這些著作的引路,後來者才能找到回溯歷史的路。

不過每個人的閱讀之旅,又是如何開始的呢?例如吳先生的閱讀經驗,又是如何開始的呢?
他 說這些神秘的閱讀旅程,是因為<越讀者>的作者帶領他皈依和打禪七開始的。而在代序中,他也介紹日本的開業醫生本居宜長 (1730-1801),因"獲一學者啟發",開始研究日本最古老的史書,後來成為"日本國學的發端"。想一想,不論是吳繼文先生或是本居宜長的興盛閱讀 經驗的發端,是受到"他者"的刺激或引導。那麼這個"他者",豈不是十分重要?!

做為一個教師,或是一個圖書館員,我如何期許我的學生們 或是年輕的讀者們?如同期許現在年輕的你,未來會遇到老年的我一樣 -- 我們可以作為喜愛閱讀的人,我們可以作為一張精進的白紙,被一個精進的"他者"引導,進入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閱讀世界,追尋和完成自我。我們也可以善盡職 責,做一個智慧的"他者",將好書介紹給其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