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8日 星期二

危險心靈--林鈺庭


『長大就是累積與擁有?或者,長大意味著不斷地失去?』想買新書想了好久。之前逛政大書城終於如願以償買了侯文詠的《危險心靈》及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不到一天《危險心靈》已經進入尾聲由詼諧漸漸沉重,屋外政局在動盪,書中教改在喧昂,越讀越悶,都涉入其中但都好無力
他的頭頂禿光了,全靠著側方一撮留長的頭髮往前斜撥試圖遮掩。因此當他低下頭去數錢時,你就發現到了頭頂上鮮明對比的標幟,根本就是NIKE的活廣告─(勾),每次我都有一種衝動,想對著他大叫:『Just do it!』可惜我今天完全沒有那種心情。(我 噗嗤笑了出來)
或許因為我們都太年輕了,才會興緻勃勃地說著:『加油唷』、『要努力唷』,或者是什麼『我喜歡你』、『我們會支持你的』、『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這樣無法承擔的話吧。(我 心裡陡然一緊)
看到淚眼婆娑,體會到高處的凜冽寒意,有時候太堅強是莫可奈何的勇敢成長.....充斥著太多矛盾與不安。「眾人皆醉我獨醒」如果處在多數決的社會當中,那可笑的酒鬼會是誰?當我說世俗太過激昂,那在他們眼中我又是否太過冷淡,處在自以為的冰雪世界坐看門前皚皚。綠或紅、教改或不教改?到底該選擇、該被需要的是"對的事情"或是"平靜"才是首要?
我也不知道。懦弱的只求一個結論,只求一道符合社會期望的命令下來而照做,這就是台灣的政治,這就是台灣的教育,我就是台灣教出來的小孩,所謂的理想與抱負總在神聖的革命與墮落的暴動間擺盪....。
我們都懷著一顆危險的心靈,涉足走下"成長"的每一步。
作者簡介

侯文詠
台灣嘉義縣人,台大醫學博士。目前專職寫作、兼任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副教授,萬芳醫院、臺大醫院麻醉科主治醫師。

對小時候的侯文詠來說,寫作是多愁善感和天才的爆發點,於是平靜的校園被寫成侏羅紀公園好像很自然!在他心中,想像一個看不到的世界,似乎是那麼天經地義的事。當上醫師的侯文詠,在一次次與死神打照面的經驗裡,看盡了赤裸裸的真實人生。寫作,成了製造快樂的魔法,帶給他一種安心的錯覺。成為暢銷作家的侯文詠,發現自己從小到大在追求著名利、征服、勝利等欲望;然而,得到這一切所謂的成功以後,卻沒能擁有幸福快樂。寫作,彷彿只是讓他人辨識自己的通關密碼。現在,侯文詠終於明白精采的生命不一定要找出答案,熱情與想望才讓人有能力去愛、去享受!而寫作,正是他最平和而溫柔的願望。
延伸閱讀
《白色巨塔》、《靈魂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