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8日 星期二

有一天啊,寶寶…_陳雯婷


「親愛的寶寶,你的人生就是你的,你感覺到風的時候,風才在吹;你把宇宙放在你的心裡,宇宙才存在。」
因為這個寶寶的誕生,所以讓蔡康永開始了寫這本書,但與其說是寫給寶寶看的,不如說是寫給心已經無法像寶寶般的人看的,因為是要告訴寶寶這個世界的存在、這個世界光明與黑暗面、這個世界人類自己創造的矛盾、這個世界的快樂與悲傷,然後才讓我們發現,原來這些自以為正確的道理卻還有很多不同的可能,自以為認識的世界根本不是長成這樣,自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什麼都能掌握,其實才發現我們可能根本不如寶寶,因為寶寶天真,因為寶寶還沒有學會一些什麼道理、什麼規範、什麼既成的想法,於是藉由要告訴寶寶的話中,其實給了我們很多的思考空間。其實這個世界長成什麼樣子,不是存在、不會改變的,而是取決於我們心中,要怎麼去看它、怎麼去想它罷了。

「會有鎖,是因為我們以為有人要偷我們的東西。」「回憶起這一生幾千次幾萬次慎重地掏出鑰匙開鎖,原來都是自作多情。」
想的太多好像是我們的通病,自作多情,自古皆然,不僅是在猜測異性的心態上,還有對人心的防備、設身處地等等,或許都只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法,硬是要把這些套用在別人的身上,甚至是整個社會,以為自己這樣就能掌握住全世界、以為這樣是表達關心的好方法,但看在別人眼中說不定其實很可笑,人啊多傻啊!

「沒有任何線索,足以顯示人生是快樂的。」
出生的時候會哭、餓的時候會哭,有危害存在時都會哭,笑是派不上用場的!「一整天十件順心的事,都抵不過睡前收到一個小小的壞消息;被十個人讚美,抵不過一個路人罵你是豬。」快樂原來佔的份量如此地少,數量再多、體積再大的快樂,我們以為已經充滿了整個心,但只要一件小小的壞事,就可以像一根細針般的,稍微一動,便輕易地刺破了因為愉悅而好不容易吹起的快樂氣球;難怪要千金買笑了,因為能笑事件多麼珍貴的事呀!說不定大笑完的下一秒,又得哭喪著臉,嚴肅去面對其他事情了。
我們的快樂不持久、不堅固、不可依靠,支持我們能在險惡中活下去的反而是不快樂,因為這樣的警報裝置能夠時時提醒我們有危險了,所以我們很容易憂愁、煩心,「原來,快樂是一場誤會啊,是我們自己變出來的把戲啊。我們是被設定煩心憂愁,而不是感覺快樂的。」
這本書文字十分口語化,簡單易懂,但背後能讓讀者思考的道理卻很深,把好多短篇合在一起的這本書,是寫給寶寶的,更是寫給我們這些思想已經僵化的人看的,或許這世界沒有我們想像的這麼壞,更或許,也沒有我們所描述的這麼美好。


蔡康永 ( 1962/3/1), 1990年獲得美國加州大學電影電視研究所編導製作碩士學位後,返回台灣參加電影製片以及編劇、影評的工作,後跨足廣播影視圈,曾擔任台北之音電台總監、時尚雜誌總編輯。後又開始主持電視節目,其中名人訪談節目《真情指數》和青老年人溝通節目《兩代電力公司》最為成功。 2003年起又和小S共同主持綜藝訪談節目康熙來了,獲得巨大成功與年輕觀眾的喜愛。
2002年蔡康永在李敖主持的電視秀公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 。也曾出版過多本散文著作,包括《痛快日記》、《LA流浪記》和《那些男孩教我的事》等暢銷作品,與台灣的文學圈關係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