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30日 星期四

活著_邱信一


本書主要是用第一人稱的口吻,以回憶的方式寫成的,樸實而有臨場感。描述一位收集民歌的青年人,遇到一位叫作福貴的老農民,進而聽他娓娓道來他的一生。整篇小說大部分就是在寫他的回憶。故事平白樸實,描寫四十到六十年代的中國南方城鎮,大戶人家少爺福貴因賭博弄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真正感人的則是福貴悔悟後為了活下去所克服的種種磨難,以及他和妻子家珍及兒女們所表現出的那股生命的韌性,以及對活著的盼望。

福貴本是一名大戶人家的少爺,成天只知吃喝嫖賭。在一次次的賭博中,福貴輸光了全家祖傳的地,從此以後便開始他艱苦的一生。開始時,他的父親因為打擊太大,沒有多久便死了。他的妻子家珍因為他從前的紈绔被娘家給要了回去了,直到福貴的小兒子出生才又回來。一天,他在給母親請郎中的途中,碰上了國民黨的軍隊,於是便被強制徵招去拉大炮,一去就是兩年,途中生生死死也來去過幾回。回到家時,母親早已過世,女兒鳳霞因病變的又聾又啞。戰後政權輪替,共產黨執政,改以人民公社的生活方式,家珍忽然得了不治之症,整日只能躺在床上,加上那時大飢荒的來到,使福貴一家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福貴的兒子有慶,乖巧孝順,擅長跑步。一天縣長的女人產後失血過多,有慶在捐血的過程中,被抽血的人和醫生活活的抽乾了血,就這麼的死在醫院裡。有慶死後,日子依舊,家珍或許是因為求生的意志堅強,竟然在將死之際漸漸的好了起來。他們的女兒鳳霞,美麗能幹,雖有殘疾在生,但終於有個好歸宿,與二喜節為連理,過上了一段好日子。可惜好景不常,鳳霞在生第一個兒子苦根時因產後大失血,便這麼走了。二喜在工作時,也不幸被水泥板壓的傷重不治。剩下福貴與苦根,一老一少,相依為命,不過苦根因為生活實在太苦,在一次吃到難得的豆子時,因一次吃了太多的豆子而撐死了。至終,只剩下福貴一人。

有的讀者認為,活著一書的描寫過於低調、淒苦,從其中似乎看不出有什麼生命力。尤其是作者安排除了主角之外其他與其相關的人一個個的死去,到最後連最小的小孫子也難逃一死,實在是把活著的氣氛壓到最低;不過也有讀著覺得,全書對活著這個動作、意境的鋪陳十分有味道,運用福貴一人從頭到尾唯一一人的存活,反襯出人對於生存下去的所發揮的韌性及忍耐。我認為,全書從前至後內容的確十分平實,除了開頭外似乎就沒有什麼大起大落引人入勝的情結,整篇小說就是敘述著人一個接著一個的死亡,直到終了,似乎故事就這樣平白的結束了。但就是這樣看似沒有什麼大起大落的鋪張,反而使整篇小說散發出活著的那股堅毅與忍耐,讓我在第一次讀完這本書時,強烈感受到作者對活著這件事的單純,沒有什麼特別的雕琢,就是這樣以整本書的鋪陳,把活著的味道都散發出來了。作者並沒有特別著墨在活著的意義、生存的價值等哲學方面的思考,作者只是單單藉著在動盪不安時期的一戶中國人家,描繪出他們活著的彰顯,以及對活下去這件事純粹的追求,很能撼動人內心深處對活著的這份盼望 。

作者簡介
余華,一九六○年四月三日出生於浙江杭州,一九八四年開始寫作。主要作品有《活著》、《許三觀賣血記》、《呼喊與細雨》、《我能否相信我自己》等,並被翻譯成英文、法文、德文、義大利文、西班牙文、荷蘭文、日文、韓文等在國外出版。其中《活著》曾獲中國時報十大好書獎、香港《博益》十五本好書獎、義大利格林札納.卡佛文學獎。

延伸閱讀
《兄弟》、《鮮血梅花》、《戰慄》、《現實一種》、《活著》、《呼喊與細雨》、《我膽小如鼠》、《世事如煙》、《黃昏裡的男孩》、《許三觀賣血記》、《我能否相信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