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6日 星期四

上海王_張嘉閔


品斷一本小說時,可由許多方面來作分析,諸如:敘事筆法、情節、人物性格……等。若是純粹從內容來評論,大抵可分為兩個最主要層面:一為寓意,是透過書中各種元素安排將作者欲表達之道理鋪述出來,如白先勇《梁父吟》中祖父子三代隱喻民國百年來三個世代的差異。其二則為故事性,即情節的安排。好的故事架構寫來一唱三嘆,讀來卻又一氣呵成,叫人不讀不快,如近年相當受歡迎的「哈利波特」。當然,同時蘊含寓意與故事性的小說同樣不少,「上海王」一書是為一例。
  上海,在民國初年時,除了有中國本地的勢力外,同時外國各方租界勢力亦在其中,最繁榮而特殊的十里洋場中,構築起主角小月桂曲折的風流人生。這本書的背景是作者虹影特意呈現了上海一九零七到一九二七年的人文景觀,相當具有懷舊風格,之所以挑選這個最動盪的年代作為背景主要有兩個原因:其一是,這是虹影重寫「海上花列傳」的系列小說,而「海上花列傳」就是一部描寫上海妓女生活與嫖客狎妓生活的長篇小說,因此很自然將故事地點選在上海,同樣以妓女的角色展開故事。
  原因其二是為了紀念虹影自己的上海父親因戰爭而不能回到故鄉的宿願,透過寫小說來完成。在此書後紀中,虹影敘道:「我能讓我的主人公替我還父親的願:在上海長大-冒險、征服、敗跡於上海。」再者,「本想寫一個革命者怎麼一步步成為一個黑道人物,後來發現最可寫的是一個女人,如我的母親。」這些描述中注入了虹影對自己父母親的感情,並透過這份感情把書裡主人翁的性格和際遇寫到入肉裡去,雖然情節安排因而略顯矯情,但卻不能否認無論是角色或背景,此書都實扣人心弦。
  本書的主角是一名女性,小月桂,一開始以妓院丫頭的身分出場,因緣成為舊上海黑幫洪門山堂堂主的情婦;爾後經歷數年艱辛,成了演員,同時再一次成為另一個黑幫頭領的情人;最末跟心愛的人在一起,並幫助愛人成為上海最大的黑幫幫主-然而經過數次歷練後,最有本領與力量的,卻是小月桂本身,呼應了本書書名,成為真正上海之王。故事很曲折,看得出來作者很用心去安排,一環扣著一個環,三個黑幫幫主,其彼此間的關係亦是複雜難分,以小月桂為中心,像是漣漪一般,逐波擴大,卻又條條相連,情節是一唱三嘆。
  雖然故事是要點,但書中有另一點比較吸引人的,便是對民初上海背景的描寫,這本書別具特色的一點,例如位居黃浦江旁的輪船公司要拉顧客的招呼語:「買一張『拉弗里』,送毛巾一條,枕頭一對。」或是對鄉下小調、灘簧的描寫等等,逐一對上海邁向現代化的轉變,無論是建築、民情、思想與戲劇,通通在書中呈現開來。
  主角是女性,在上海這樣動亂的時代裡,企圖揭示女人能對自身尋求注最好的定位與把握機會。小月桂是很聰明的女人,在每一次機會到來的時候,必然會緊緊抓住,屢次置諸死地而後生;另外,書中多次描寫到小月桂與她的男人間的性愛,虹影使用了幻想式的情境來描寫這些場面,毫不保留的大膽筆觸,同樣可看出虹影欲透過小月桂一角來擺脫傳統觀點中對女性的枷鎖。
  「盡可把此書看成是她的『虛構自傳』。」虹影本身這麼說,如此,不只是為父親圓了一個願,同時也是虹影本身想要完成的一個夢,在那個特殊的歷史情份中,揮灑出一個女人能對自己人生的掌握與尋求,因此,可以說這是虹影一個完成自己的夢。「十里洋場,不再只有十里。」這句話不只是對進步快速的上海作評語,同時也是對「上海王」一書作釋:小月桂的命運裡包含了上海的演變,同時也包含了虹影對父親、對母親、和對自己所完成的夢想-超越十里的夢想,橫跨兩代的夢想。

作者簡介:
虹影,享譽世界文壇的著名小說家、詩人。中國女性主義文學的代表之一。1962年生於重慶。曾在魯迅文學院和復旦大學讀書。代表作有長篇《上海王》、《飢餓的女兒》、《K》、《阿難》、《孔雀的叫喊》、詩集《魚教會魚歌唱》等。現居北京、倫敦兩地。
  三部長篇被譯成二十五種文字在歐美、以色列、澳大利亞和日本等國出版,1997年長篇自傳體小說《飢餓的女兒》獲得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被大陸權威媒體評為2000年十大人氣作家之一;2001年評為中國圖書商報十大女作家之首,稱為「脂粉陣裡的英雄」;被新浪網等評?2002年「中國最受爭議的作家」。 
 


相關連結:
虹影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m/hongyinghongying

延伸閱讀:
上海系列-海上花列傳/清.韓子雲
     海上花開/落 /張愛玲
     上海之死/虹影
虹影系列-K(英國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