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9日 星期四

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_黃于恬

「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游泳怎麼會既不安全又不適切呢?游泳明明就是一項健康的運動啊!書名,是最初這本書吸引我的地方。在這本獲得日本達文西雜誌讀者年度票選最好看的短篇小說裡,有十個不同生活層面、十個在愛裡進退無據的女人,無非就是現代都會女子的生活縮影。每篇故事都是第一人稱,每篇故事都從一個場景開始述說出某種人生狀態,某種情感狀態,感覺很像茶葉從一小皺團慢慢舒展出一種顏色和張度給讀者。每篇陳述每一個主角在生命中的某一段時間的想法和感想,有些是尋常生活的片段;有些則是脫了軌的日子,但無論哪一種都充滿了生命力。在這本篇幅不大的短篇小說中,我最喜歡其中的一個描述不倫戀女主角心境短篇——<心愛的人快來了>中,一個在雨夜中看書的女人,想起忙碌隨性的生活,和心愛的已婚男人。女主角年過四十,男主角年近五十,兩人交往近十年了。「因為妳是個很棒的人,不知不覺中我一定也會變成很棒的人。」「不過,我們兩個大概都是單純的人吧!面對複雜事情,總適用單純的態度去接受複雜本然的原貌。」描述愛情是一種習慣;單純地愛著。一場不倫之戀,沒有令兩人倍感壓力與不快,只是盡情享受兩人相處的時光。在男主角無法陪她的時候,她只能默默想著「這是個寂寥的雨夜,我心愛的男人說不定正和他的妻子擁抱纏綿……」短短一段話,卻讓讀者感到心疼。這是江國香織式的沉穩。人生最大的無奈與傷痛是,再怎麼努力都達不到目標。可是江國香織裡的女主角明明知道努力沒有結果,卻一直走下去。讀江國香織的文章,體驗到感情上的無奈,讀完之後,徒留感傷「要快樂地活著,並且遵守習慣。」這是女主角給自己的生活哲學。江國香織把人生裡不得不的悲傷與遺憾恰到好處地表現得剛剛好,點到為止,讓我不得不輕呼:「啊!就是這樣。」然後得獨立且勇敢的去面對自己的人生。 「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這牌子不是說「此處禁止游泳」,只是告訴我們,現在這裡「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如果在人生中,也可以看到這種—這裡「既不安全也不適切」—的告示,我們是不是在某個交叉路口時,也多了一種可以避開的選擇?然而,正因為人生中沒有「既不安全也不適切」的告示牌,人生就像在未知的海域游泳一樣,既不安全也不適切,有時暗潮洶湧,礁石密佈,要怎麼安全地游上岸呢?我也不知道啊!我們還是只能努力地在人生中游泳,並且在每一塊泳域自我體會安全的分寸和適切的溫度。也許就像主角一樣,拼命打水、拼命換氣,累了就飄浮在水面上,總有個浪會幫我決定方向的。一起游吧!

關於作者
江國香織,1964年3月21日生於東京,出身於文學世家,自幼深受作家父親江國滋及童謠歌手母親的耳濡目染。出生於文學世家的江國香織,成長過程可謂一帆風順,就讀於目白學園女子短期大學國語國文科時,處於當時大學女生養尊處優的時代,也未見荒唐墮落。畢業後,曾進入出版社工作,之後於1987年前往美國德拉威爾(Delaware)大學留學一年。她的許多作品便是在這個時期應運而生,例如曾獲得日本文學雙料獎項的作品《芳香日日》。 童話書寫起家的江國香織,出道以來獲獎無數,長期為《MOE》雜誌撰寫歐美繪本推介專欄,譯有英語繪本二十餘種。後來她更以多部戀愛小說奠定人氣美女作家地位。在戀愛小說、童話、散文等領域間自在遊走的江國香織,以她清新卻洗練的文筆架構起獨特的世界,引領讀者以嶄新的眼光看待人際關係與周遭事物。其著作本本備受矚目,更是日本各類文藝獎項的常勝軍。
江國香織的作品總是有一種輕盈、撫慰人心的特質,說她是新世代的「療傷女作家」一點也不為過。其實,江國香織登上文壇已經很長時間,這些年越來越受到歡迎的。少女般苗條身材的江國香織,寫起文章特別細膩,往往被視為「小女人作家」。《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給她帶來2002年度山本周五郎獎,可以說日本文壇終於承認了她的實力。
歷年作品得獎紀錄‧<草之丞的故事>(1987)
每日新聞小小童話大賞(收錄於方智2001年出版的《與幸福的約定》
‧<409拉朵克里夫>(1989)
日本第1屆女性文學獎(為中篇小說,收錄於《江国香織とっておき作品集》。)
‧《芳香日日》(1990)
第7屆坪井讓治文學賞與第38屆產經兒童出版文化賞雙料榮譽
‧《愛我請告訴我》(1991)
第2屆紫式部文學賞
‧《我的小鳥》(1997)
第21屆路傍之石文學賞
‧《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2002)
第15屆 山本周五郎賞
‧《準備好大哭一場》(2003)
第130屆直木賞
延伸閱讀
《冷靜與情熱之間》紅本 江國香織
《冷靜與情熱之間》藍本 辻仁成